中国公共环卫网 - 公共环卫网 走遍天下无敌手 !

商业资讯: 创业融资 | 防骗攻略 | 防骗曝光 | 管理资讯 | 清洁用具 | 设备资讯 | 销售策划 | 综合新闻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管理资讯 > 公共卫生间“刷脸”取厕纸

公共卫生间“刷脸”取厕纸

信息来源:e-h.com.cn  时间:2019-06-29  浏览次数:21

2017年3月4日,天坛公园公共厕所内,一名游客撕取免费厕纸。资料图片/视觉中国

6月10日,协和医院卫生间里刷微信供厕纸的机器。

5月5日,北京来福士中心卫生间内的自动断张下拉式纸盒。实习生 徐丹 摄

6月10日,北京医院卫生间,生物识别供纸系统提供刷脸供纸服务。

北京医院卫生间的“刷脸”供纸机器显示屏。 A06-A07版摄影(除署名外)/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

随着社会的进步,越来越多的公共场所卫生间提供免费厕纸,为人们提供便利的同时,也时常发生有人贪图便宜把厕纸偷拿回家的情况。近日,记者探访多处公共场所卫生间发现,多数公共场所坚持提供免费厕纸,并不断升级取纸设备,比如北京来福士中心使用自动断张下拉式纸盒取纸,北京西站等探索微信扫码取纸,北京医院等采用人脸识别系统,寻求既便民又防止浪费的方法。专家提出,少数人为了自己的私利,侵占公共资源,导致其他大部分人受到影响,有必要用技术手段培养人们的良好习惯。

模式1普通抽纸盒取纸

方便评级:★★★★★

浪费评级:★★★★★

5月17日,中山公园的卫生间内,抽纸盒挂在墙壁显眼的位置,没有任何限制,游客随取随用。其中一个卫生间内,不到五分钟,就有超过10人取纸,轻轻一拉,厕纸少则半米,多的长达两米被游客取走。

卫生间保洁人员称,公园目前共有六个卫生间,一般情况下每一个小时就需要更换一卷纸,人流量大的时候半小时就要换一次。“特别浪费,每次清理纸篓的时候,能看见不少没用过的。”保洁人员告诉记者,每天都有上年纪的人,哪怕不上厕所,也要专门来拿一趟纸,“有的人还不听劝,我们劝阻时反问我们‘又不是拿你家的’,所以我们现在一般一个公厕配两个人,一个人在里面干活,另外一人在外面盯着。”

同样的情况出现在玉渊潭公园,传统抽纸盒使用非常方便,20分钟内有4个人在如厕离开时,仍拽出大量厕纸。其中一位60岁左右的男子从厕所内出来后,熟练地从抽纸盒里拽纸,将两三米长的厕纸卷成卷,环顾发现没有保洁人员后,将厕纸揣在裤兜里离开。

保洁人员表示这种情况很普遍,甚至有人会专门过来拿纸。公园共有13个卫生间,每天每个卫生间需更换12卷纸左右,“个别人甚至把整卷纸倒出来,拿多了还不能说他们,说了会被骂。”保洁人员说。

朝阳医院情况也类似,5月13日下午5时,朝阳医院门诊楼一层的卫生间内,抽纸盒里面已经空了,询问保洁人员后被告知医院从早七点到晚四点半供纸,一个取纸机一天大致上四次纸,但残疾人卫生间不间断供纸,五点以后要用纸的,需去残疾人卫生间取用。关于浪费情况,保洁员似乎见怪不怪,“这种随意取用的地方肯定会浪费不少啊。”

此外,记者走访发现,北京各地铁站大多也是使用传统抽纸盒,保洁员称每个抽纸盒每天大约用3卷纸。而街头的一些公共卫生间,为了避免浪费情况,干脆撤掉了抽纸盒,在丰台区紫芳园附近的一处公共卫生间,保洁员向记者解释,“有些人一下子拿特别多纸,一卷纸一会就用完了,所以现在都不放在外面,有需要的找我们要,我们会给。”

模式2自动断张下拉式纸盒取纸

方便评级:★★★★★

浪费评级:★★★

5月5日,北京来福士中心,抽纸盒有了不一样的变化。尽管外观看上去是传统型抽纸盒,与中山公园的大致一样,但仔细看,取纸机中心有一个极小的取纸口,和普通取纸盒不同的是,需要从开口处用力拽才可拿出纸巾,每张纸巾固定长约15厘米。

保洁人员告诉记者,这种做法是为了防止浪费。“拿纸花的时间长,就不会一次性拿太多了。”他表示此前厕纸浪费现象很严重,换了取纸机后浪费有所缓解,“现在一天大概换一次纸,人多的时候换两次。”

记者从来福士中心了解到,这是今年4月整个中心更换的自动断张的下拉式纸盒,代替了原先的大尺寸卷纸盒,一个半月用纸量节约了50%。

2017年,媒体曾曝出天坛公园的卫生间内,许多上厕所的人顺手拽出三四米甚至十几米手纸,有些人更是专门为手纸而来。天坛公园为此在卫生间内,安装了人脸识别厕纸机。5月27日,记者来到天坛公园东门附近的卫生间时发现,人脸识别厕纸机已经不见了踪影,也更换为下拉式纸盒。由于不能连续出纸,来卫生间的人,一般都会拽取两三段纸巾离开。

模式3手机扫码取纸

方便评级:★★★

浪费评级:★★

五一小长假,北京西站迎来客流高峰,卫生间门口也挤满了人,一台自助取纸机前,一位女士正在举着手机扫码取纸。取到纸的女士说,“这个挺快的,最关键是不用关注,省得每天手机上给推送一些乱七八糟的信息。”

记者随后体验,扫描二维码后出现一个新闻网页,网页中有一些“北京旅游地点推荐”等新闻,扫码后约30秒,设备分两段自动出纸,一截纸长约50厘米,最多连续扫三次后,网页提醒“今日免费次数已用完”。

但在海淀区金源燕莎商场,同样是扫码,取纸就相对复杂一些。记者扫码之后,手机上弹出一个公众号关注的页面,关注之后,设备自动出纸。之后每扫码一次,就要关注一个新的公众号,出纸四次后设备提示“免费次数已用完”。位于东单的协和医院也安装了扫码取纸机,要求关注一家广州某品牌策划公司运营的微信公众号,才可以取纸。

金源燕莎商场卫生间保洁员告诉记者,没装扫码取纸机时,卫生纸一天至少用四卷,浪费情况很严重。而使用设备之后,一个星期只需要更换一次纸。不过,扫码设备也不能完全杜绝浪费现象。4月29日,一段视频显示北京西站第六候车室的卫生间门口,一名旅客在使用扫码厕纸机时,持续拽出大量厕纸搭在胳膊上离开。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不少人对扫码取纸并不“感冒”,使用率并不高。市民李先生知道可以扫码取纸,但他表示,“宁愿买纸,也不想扫码关注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”,也有人表示,“在外面不会轻易扫码,避免出现手机安全问题。”

此外,扫码取纸对老年人并不友好,在协和医院,一位老人表示,本来就对手机“玩儿不转”,如此麻烦的步骤操作完,恐怕上厕所都要耽误了。“你们年轻人可能更愿意接受吧。”

目前,扫码取纸的设备有多家公司在运营。“趣趣用纸”工作人员称为方便老年人用纸,正着手推进免扫码设备上市。而“坐享科技”的工作人员表示,后台数据显示,老龄化人群使用量占总使用量的40%。

记者了解到,扫码取纸设备的提供商承担包括供应厕纸在内的运营成本,扫码必须关注公众号是商业运营需要。“坐享科技”股东宋先生表示,目前盈利模式有两种,一是依靠设备屏幕上的广告投放收取广告费,二是和商家合作帮助他们引流,消费者在取纸时需要关注和商家相关的公众号,公众号推送相关优惠信息,消费者可凭借公众号的推送获取消费折扣,若引流成功商家就需要向其支付费用。

模式4人脸识别取纸

方便评级:★★★★

浪费评级:★★

5月13日,北京医院的卫生间门口,人脸识别厕纸机前,有人在等候取纸。机器上方写着提示:“请您摘掉眼镜、帽子看这里3秒”。记者按照要求站到机器前方正方形黄色的“识别区”,与机器对视3秒,很快出纸口推出了一段近70厘米的厕纸,随后取纸后机器提示:您已取纸,请稍后再来取用。

与微信扫码取纸机相比,操作简单的人脸识别厕纸机使用频率较高,卫生间门口不断有人刷脸取纸,甚至排起队,“这个特别方便,往这一站纸就出来了。”一位正在取纸的男士说。但也有人抱怨,“这么一小截纸,只能拿一次,上个大号根本不够。”

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并不是所有人都顺利取纸,一位女士没有戴帽子和眼镜,站到识别区,但机器并未出纸。“怎么不出纸呀。”女士喃喃自语,站了近一分钟才从机器前走开。保洁员告诉记者,这台机器时常会发生故障,“有的人能刷出来,有的人刷不出来,找我们要纸我们也没纸。而且有时候机器出毛病,没人刷脸,也会出好多纸。”

刷脸取纸机的提供商为天津首联科技公司,对方回应记者称,机器运行不稳定是因为北京医院目前使用的并非最新版本,最新版本的机器完善了相关功能。为了避免多次重复取纸,同一个人间隔十分钟可以再次领取。据公司工作人员介绍,公共场所卫生纸的浪费情况比较严重,刷脸设备的使用让纸的节省率超过70%,“设计的初衷是想培养人们好的习惯,我们希望三五年之后,把这些设备拆掉了,大家也不会浪费用纸。”

■专家观点

用技术手段培养良好习惯

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陈幽泓表示,不管是公共场所采取改造抽纸盒的办法,还是市场化的公司提供新技术设备来限制用纸量,都是正常现象。虽然过程中还有些弊端,无法满足所有人的需求,这需要公共场所根据自己的用户群体调整。

但归根结底,这一现象反映的是我们整体国民素质有待提升,“少数人为了自己的私利,侵占公共资源,导致其他大部分人受到影响,这是道德问题。”

希望目前出现的这些设备、措施,能促使人们反思,最终自觉形成良好的公共习惯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李兴国也认为,需要有制度和技术来抑制人们道德中“恶”的东西,因此,不论是手机扫码还是机器刷脸,都是顺应社会需求产生的。但制度和技术也并非天生就完善,在运行的过程中要不断发现漏洞及时更正,才能探索出更好的方式。“总之这些方法运用到生活里,是一种好现象,是为了解决问题进行的探索。”

运用新技术也要考虑周全

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钟兰安律师认为,出现厕纸被浪费的情况,并不意味着非要等到国民素质提高到一定程度、公共场所才提供免费厕纸。如果因担心浪费而“一刀切”取消提供免费厕纸,也是社会文明的倒退。

为了防止浪费,公共场所采取改良抽纸盒的办法是可取的,但是对于扫码取纸这种形式,钟兰安觉得并不“友善”,是一种商家利用顾客流量互换资源的方法,“繁琐的操作导致使用率低,甚至对于没有手机的老人和孩子来说根本无法使用,所谓免费提供纸,其实形同虚设。作为商家来说,这些细节会给消费者带来不好的体验,并不是明智选择。”

此外钟兰安强调,对于设置扫码取纸设备的商家,要与机器供应商共同承担起保证消费者信息安全的义务,“人们担心扫码泄露个人信息,或者关注到不良信息,这些都是必然的,商家在为消费者引入这样第三方服务的时候,就有责任保护消费者权益不受侵害。”

新京报记者张静姝实习生徐丹
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公共环卫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